博彩11039期:把教育還給愛與自由《當教育遇上電影》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1-04 19:46:19  瀏覽次數:

在九月這個開學季,我看到了路文彬教授的新書《當教育遇上電影》。這本書當之無愧是送給教育界的一劑醒腦丸,讓撲在分數上錙銖必較的所有人平靜下來,感悟文字重釋教育影像經典的魅力,與不同個性的孩子重逢,更與改變他們命運的老師重逢,傾聽愛之博大,體悟教育抵達靈魂深處迸發的巨大能量。這讓我突然想到與寧靜關愛的教育相反,前不久剛剛發生的“教育遇上媒體”事件,被炒得沸沸揚揚。央視黃金檔《開學第一課》,因廣告太多導致節目播出延時,遭到億萬父母一致譴責。教育一旦沾染銅臭就變得面目可憎。
然而這次轟轟烈烈的吐槽并沒有給人帶來更多思考:究竟是誰讓我們如此緊張?助推教育產業繁榮的其實還是對教育產品的旺盛需求,只不過這一次官媒教育廣告如此赤裸裸地你方唱罷我登場,讓人看上去太不舒服而已,但何嘗不是再一次證明教育就是個狂歡的市???吐槽歸吐槽,在義憤填膺發表一通議論之后,家長們還是會盡情投入到絞盡腦汁比較輔導機構孰優孰劣的事業中。因為當前的教育本身變得頗為焦躁。教育已然等同于分數、成績、榮譽,既可以外化成數據指標,又可以成為輕而易舉經過不擇手段就能攻破的障礙,成為老師、父母、學生虎視眈眈的對象而為拿下它生命不息奮斗不止。教育因此變得極為物化,成了可以用金錢換取的商品。似乎投入的金錢越多,個體的教育收益就該越好。教育還被打造成叢林法則社會的預演,讓懵懂無知的孩子如馴獸般走上與同伴你死我活的較量,就為不久的未來能夠熟稔地進入社會成為一只為生存打拼的斗獸,只求一個信念:勝出的結果最重要!
這是教育的最終答案嗎?究竟何為教育?教育的目標又是什么?這個亙古迷惑的話題在今日前所未有的激烈環境下似乎變得更加令人費解與模糊不清。縱然是一個高知,坐擁各種頭銜名譽,但是靠剽竊勝出,甚至還有可能家暴虐童。類似這樣的新聞層出不窮,讓我們感受到的恰恰是當前教育的軟肋。路教授的《當教育遇上電影》無疑是對教育界吶喊出“救救孩子”的呼聲,讓一切以結果為導向的教育見鬼去吧!
米蘭昆德拉認為,小說是存在的詩性之思。在昆德拉看來小說應該努力超越現實的邊界,給予問題更多的答案,目的是給心靈打開更多扇窗戶,讓真理之光照進現實。“教育遇上電影”就具有著類似的功能,電影的造夢能力將教育的多重維度盡情打開,擺放進人類扁平而焦慮的日常,搭建起一個立體的空間,讓心靈找到更多放飛的路徑。單從片單上就能看出路教授的選片標準,“我所認同的教育必須是以愛與自由的理念為基礎的??????教育一定不是為了成功而進行的自我折磨,如果我們把人生目標的實現演繹成了臥薪嘗膽的復仇過程,那么我們所學會的注定就只會是屠戮和掠奪,而這恰恰是對教育的毀滅。”于是他在《鄉村女教師》《熱淚心聲》《魯冰花》《死亡詩社》《鳳凰琴》《霍蘭德先生的作品》《心靈捕手》《放牛班的春天》《地球上的星星》等16個影片中關注的是一個個孤獨、自卑、貧窮、被秩序擺布、被家人拋棄的幼小靈魂如何因為師長的同情、理解、耐心、堅定、正義、勇氣甚至謙遜而得到滋養,形成健全自信的人格,能夠面對成長中的一切風雨。由此看來,建設性的、注重過程和情感的教育才是教育的真正內涵。
這本書不光是寫給教師,同樣是寫給家長,寫給一切在某一個瞬間成為對孩子產生影響的人。教育回歸本真的途徑也是一個觀念的轉身,把教育建立在平等交流的愛與同情的基礎上,人與人命運相互理解和鼓勵基礎上,拋開一切目的和世俗手段。讓師者和孩子赤誠相見并能鼎立相助!縱使世界逼仄而殘酷,但一個孩子的未來,其精神世界應該充滿詩意與自由。
路教授從事大學文學教育20年。他是一位極其敏感多思又極愛鼓勵學生扭轉思維、擺脫世俗、大膽筑夢的師者。他的片單亦是他的理想,他的實踐與電影里的師者毫無二致?!兜苯逃鏨系纈啊防锏嚙劣牢淖稚缸潘越逃畝賴郊夂蛻羈趟伎?。10年前,我坐在講臺下,聽他站在講堂上慷慨陳詞,“只有強者才能給予弱者愛的能力。只要你能付出愛,你就是強者。”這句話后來反復出現在他的隨筆文集《閱讀愛情》之中,并深深打動我直至今日。讓我面對我的學生時每每覺得我就是一個強者,我有能力給予學生愛,我也必須有能力給予學生正義、勇氣和堅定,還有自由的心靈。我應該通過我的教育讓我的學生也擁有這種能力。這個觀點一以貫之在《當教育遇上電影》這部書中,并形成更為系統和龐大的教育理性思考。
借路教授這句話,送給所有家長、老師和教育從業者。